第两千五百五十三章 这就入活了?(1 / 2)

“我了解的相声,最早是撂地的行当,就是在什么津天的三不管,京华天桥这些地界儿的卖艺手段。”

见现场的众人对自己已经开始认同了,刘子夏心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继续说道:

“当然了,也有在茶馆演出的,茶馆文化在咱们京津地区也挺普遍的,茶馆里不光有相声,还有评书、京韵大鼓……

那位说了,你个唱歌的,上哪知道这么多事的?这可就多亏郭先生了,要不是经常听他的相声,我上哪知道这么多知识去?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刘子夏咧嘴笑了一声,道:“行了,我也甭郭先生长、郭先生短了,免得各位老少爷们觉得我是老郭的舔.狗。

我接他场的任务很明确,就是帮徳芸社拉拉客,哎,可不是拉皮.条啊,咱干的这是正经事!

接下来我说个段子,各位喜欢就笑笑,最好能常来,不喜欢就当听了个大白话儿,也得常来。

不要问为什么,问就是强制性的!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刘子夏再次抱拳,向现场的观众们拱手道:

“按照相声行业的规矩,我得自我介绍一下吧?

学生刘子夏,是相声界的一位小学生,诸位津天的老少爷们们,刘子夏向您问好了!”

“好!”

从开始讲一直到后面的说,刘子夏那可真是字正腔圆、掷地有声,而且也算是有里有面。

在他话音落地的时候,现场那些经常听相声的观众们纷纷大声叫起好来,紧接着就是连成片的掌声。

后台,郭得纲、余谦等人再一次面面相觑。

“谦哥,我还琢磨着子夏会继续再唱一首歌,然后就下台的,没想到他还真打算说段相声。”

郭得纲看着刚刚醒过来点酒的余谦,说道:“不过他这一个人上的,不会是想说单口相声吧?”

单口相声,难度可比对口或者群口难了不止一点半点,逗哏捧哏全靠自己。

说的好自然是满堂彩,说的不好那就真有人敢扔鸡蛋、菜叶子,把人给哄下台去。

当然了,刘子夏本身就是明星大咖,观众们倒不会这么做,但是对徳芸社的招牌却是有影响的。

现在,老郭是真的有点怕了!

“现在看还成,看子夏这模样应该是听过不少相声的,应该没问题吧?”

余谦嘬了嘬牙花,说道:“得纲,这事还得赖我,哪次热场咱不是说够二十几分钟的,这次实在是脑袋有点晕了,我是真怕再继续说下去闹笑话。”

“哥啊,都已经这样了,您说这个就见外了。”

郭德纲摆摆手,说道:“再说了,我觉得你刚才说的对,说不准子夏真行呢!”

比起郭得纲、余谦等人的担心,二楼包间里的众人倒是一脸的惊喜和兴奋。

“嘿,没想到啊,老三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呢?”

苏诺激动的脸都红了,他说道:“看来咱们夏月小剧院又能有新的节目了。”

“小诺,我倒是觉着你这个想法可能实现不了。”

听到苏诺的话,李国立笑了一声,道:“子夏都在家带了两个月孩子了,你觉得他会去剧院演出吗?”

“哼,胖叔叔,您是不是想跟我抢爸爸?”

月月扭头看着苏诺,小姑娘这段时间可是很享受刘子夏的每天接送呢。

阳阳也是同仇敌忾地瞪着苏诺,嘟着小嘴巴说道:“坏蜀黍!”

“呃……”苏诺脸上顿时出现了尴尬的表情,这不完犊.子了吗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