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贞观俗人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852章 赴死(2 / 2)

句町蛮很勇敢的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。

秦琅立在三辰旗下,打量着这支人马。

青袍或黑衣,衣料能看的出多是葛、麻所制,衣衫多是短打,基本上没有甲具,武器也是长短不一,简陋无比,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。

一声叹息。

这是送死。

两千人的唐军在狭小的山间,摆成了数个步兵阵,以团为单位对敌。

与喧叫怒吼冲来的句町人比起来,唐军安静的有些过份。

战斗之前,无一人吭声。

长弓手、弩手张弓开弩,无一人左张右顾。

军令未下,更无一人擅发一箭。

这就是大唐精锐的素养。

李靖的兵法中有关于军法一条里就专门写过大唐府兵的军规条令,其中便有开战时的许多严格军法,比如交战之时,各就齐位,不得东张右望,交头接耳,不得喧哗说话。也不准提前攻击,更不准越队上前,进退皆须依据军令,否则可直接阵斩。

团校尉立于弓弩手之后的团旗之下,而各旅的旅帅则站在弓弩手之前,立于步槊手之后。

各队的队头们,全都立于本队最前。

各队队副,手执陌刀、斩马立于全队最后一排,督战记功。

“准备!”

队头们大喊一声,然后把挂在脖子上的铁哨含进嘴里,看着已经冲入最佳射程的蛮子,用力的吹响了口中的哨子。

这种哨子是秦琅独创,专门给军中队头们使用的,因为队头们居于全队最前,负责引战指挥,堪称最前线的士官,品级虽低,但却是全军的基层骨干。

传统唐军战阵,每队都有一面队旗,旗手跟在队头后面,还有两名旗手护卫,队旗所在,便是队长所在,也是全队所在。

有的时候,一军主帅甚至能够直接把命令传到队一级,就是通过这些旗帜。

不过大规格的战斗时,战场混乱,真正前线指挥的还是这些基层军官们,为了能够让队头们更好的指挥带领手下这一队五十人马,秦琅特意给带头们的头盔上加了一根避雷针一样的盔尖,上面还有一面小队旗,如同是小号的队旗,这让战斗时,全队可以更醒目的看到队头的位置,跟随队头。

另一方面,秦琅给队头们加了一枚铁哨,平时挂在脖子上,战斗的时候含在嘴里吹动,通过几种定好的长短哨音,来代表一些简单的战斗命令。

铁哨在嘈杂的战场上也声音响亮清晰,比起以往让队头们用嘴喊,有效的多。

此起彼伏的铁哨声在阵前响起。

长弓手率先发动了攻击。

不是吊射,也不是三叠射。

面对着这群不能称之为战士的蛮子们,队头下令弓手们精准射击,瞄准了再射。

强劲的长弓将精良长箭弹射而出,弓手们精湛的射术,将六十步外一个黑瘦的句町蛮一箭射中,箭入胸膛,强大的劲力将那个奔跑而来的老头射的站不住脚,后退着跌倒,一箭毙命,再没能起来。

他手里紧握着的斧头,也滑落在地。

进攻的怒吼,转眼间就成了遍地的哀嚎。

战斗只持续了不到一刻钟。

蛮子们大约扔下了百来具尸体后,绝望的后撤了,他们退到了半山坡上,目光如血的瞪着山下的唐军,那些人挨都挨不近,他们碰都没碰到入侵者一下,就死了这么多人。

山坡上响起无数的哭喊之声,呼爹唤儿。

山下,得胜的唐军也并没有多少喜悦,这样的胜利,让人不免沉重,他们倒希望是跟精锐的蛮子们痛痛快快的打一场,而不是现在这般对一群老弱妇孺下手。

秦琅叹声一声。

“派向导上前劝降,就说降者免死。”

虽然唐军能够轻易的上前剿灭这群败兵之蛮,但没有人反对招降。

向导出阵,来到山下喊话劝降!

“句町蛮不识好歹,拒绝了卫公的仁慈,他们不肯投降!”向导惭愧的回来请罪。

秦琅无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