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贞观俗人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852章 赴死(1 / 2)

秋天,是安南北部最舒适的一段日子,就算是行走在蛮荒深山之中,也能感受到那份绝美的秋意。

深蓝色的天空纯净的能洗去烦恼,那云白的跟丝绵一样。

山里已经开始凉了,夏衣上罩件长袍或是加件半臂,刚刚好。

路过一片山间湖泊,就如同是一片遗落人间的天堂,好似画一般美,水在树间流,树在水中长,那些水格外的晶莹剔透,澄静无瑕,是那么的让人赏心悦目。在那无人打搅的深山林谷湖水间,是句町蛮的聚居寨子。

一栋栋吊脚楼就建在半山腰上,鳞次栉比,错落有致。

那山上的红叶黄叶,碧绿溪流,把这一切点缀的如一画油画一般,与水墨江南又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意境。

看着这一切,秦琅伫立马上,甚至觉得自己是个罪人。

自己不应当来打破这山中的精灵王国,来破坏这里的一切。

呜呜呜!

牛角号声打破了这片宁静与美好,那山水之间,忽然冲出无数的精灵,是句町蛮族,是那片山坡吊脚楼寨子中的居民,他们面对着披甲执锐,杀气腾腾闯进来的外来者,抄起了猎弓柴刀,提起了渔叉锄头,不顾一切的四面扑了出来。

秦琅摇了摇头。

有些同情这些人,他们其实也只是想保卫家园,并没有错。可这是个野蛮的时代,弱肉强食,不可避免。

自己就错了吗?

秦琅觉得也并没错,经历这轮阵痛之后,句町与左右溪垌蛮等纳入大唐统治,以后会有更好的长治久安,对句町对大唐都是好事。

他安慰自己,阵痛是难免的,不经历分娩的阵痛,又如何有新生命的降世?

不用他开口下令。

山下,唐军已经迅速的摆开了阵形。

有塘骑的用心侦察,句町蛮并没有什么机会埋伏唐军,而且他们现在也没那个实力了,眼前的这些蛮子,只是留守寨子的一些妇孺老幼,他们寨中的青壮男丁,多数随着侬三娘远征大唐,都还没能回来。

身披铁甲的步槊手蹲坐在最前排。

刀牌手们身穿皮甲,两翼护卫。

铁甲长弓手站在中间,他们身后是穿着皮甲的弩手。

少量的骑兵,反而处于最后面,限于这里的山间地形,骑兵们并没有多少发挥的余地,所以秦琅干脆把他们放到最后,充当预备队。

一队侦骑背着旗帜往后方跑去,他们传令后面的诸营加紧行军赶来,至于更后面的辅兵和民夫,则暂时原地集结防御待命。

山间路狭道窄,秦琅亲自领的南路军虽有一万二兵马,一万二垌丁民夫,可这两万四千人马还是拉了足有五十里远。

为了避免被半路伏击等,秦琅仅战兵部队就派出了二十四路塘骑,提前百里探路,且严格控制行军速度,保持行军间距,走走停停,用旗号和号令等通信往来,小心谨慎,不给敌人机会。

夜晚露营之时,更是选择提前探察好的有利地形,花费很多时间安排防御。

四千战兵分成了前后两厢,每厢两千人马,前后相距两里。每厢又各辖前后左右四营,每营五百人,下编左右两团,和中军营部。

虽然每路征召了八千乡勇团练和俚僚溪垌蛮为辅兵,但其实秦琅并没有让这些人合编,一来这些兵缺甲少盔,训练和装备都不算强,再者山间行军,本就地形狭窄,不利于大军团作战,人挤的越多,越不好指挥等,所以他干脆是让战辅分离,战兵先行,辅兵相距几里随行,拉开距离,各自指挥。

辅兵远远跟随着,策应掩护。

此时迎敌的便是南路军左厢两千人马,右厢正在相距不远的另一座山谷里剿敌。

两千战士,有来自水师的舰队,有来自武安州的卫队,也有来自交州的边军,还有来自邕州等地的团练,以及从福建广东等来的府兵们,皆是精锐。

长弓手们身披黑光甲,长持单体柘木长弓,彪悍魁梧。

而步槊手们手持的丈八步槊,那是长矛的升级版。

正所谓齐眉为棍,七尺为枪,八尺为矛,一丈零八寸为大枪,而一丈八尺者为槊。

这个一丈八尺其实用的还是春秋时的尺度,春秋时习惯将战士身高算为八尺,猛士则为一丈,丈八矛其实就是矛柄配矛头达到三倍身高,称为三其身,因此当时的丈八矛其实长达四米半左右。

而到了秦朝时,秦军不但弩阵无双,而且还有了更长的大矛,柄长二丈四,配上如剑般的长矛头,能达到七米长,这种超长的竹木长矛组成的秦长矛阵,便成了铁壁铜墙,配上秦军无双弩阵,可谓所向无敌。

山里其实不太适合用超过一丈长的步槊的,天下步战用槊者,最强者唯江淮兵也。这些江淮兵也正是当年东晋北府军的延续,南北朝时代,江淮步槊手与江淮弩手齐名,是能够对抗北方铁骑,甚至是具装甲骑的强兵。

超长的步槊比起长矛来缺少了灵活性,机动性能也大降,但其对骑兵的克制是超强的。

此时,军官们喝令连连。

下令步槊手们把行军时竖举的四米五步槊直接放倒在地,然后披铁甲的步槊手坐在了地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