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贞观俗人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1013章 太子傲气九重天(1 / 2)

“不好,该死的鲜卑人要跑!”

承乾看到吐谷浑人居然冲出来了,刚高兴了一瞬间,紧接着就皱起了眉头,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
“不能让他们跑了!承乾大声喝令。

席君买策马奔来,“殿下,吐谷浑人要跑。”

“我看出来了,不能让他们跑了!”承乾喊道。可身着一套很朴实明光甲的席君买却说出了另外一番话,“殿下,看来慕容承狗急跳墙了,”这位先锋大将今天跨坐马上拎了一把狰狞万分的陌刀,刀锋森冽。

“穷寇勿追,归师勿遏,吐谷浑人狗急跳墙要逃跑,要防鱼死网破,臣建议不要硬挡,不如且放开一道小口子,让他们跑。”

他提出的是围猎之法,战术上一般也叫围三阙一,故意围堵三面,只留一面,这样更能瓦解敌军的斗志,也会加剧敌人的恐慌心理。到时士气一落,争相逃命,再没斗志。

因为只开了一道开子,所有人都想先逃走,都怕被堵在里面,便只顾逃命没有人战斗,甚至可能因为争路而自相残杀,以及相互践踏等惨况。

更别说,围三阙一并不是最后的杀招。

围三阙一都必然会跟半路埋伏,衔尾追击相连的,等敌军仓惶逃命突围,没有了组织、阵列这些,半路突然杀出伏师,也不硬拦,只是衔尾追杀,就跟狩猎时的围猎驱赶一样。

加剧敌军的恐慌,进一步让他们失去组织和阵容,这是相当厉害的组合战术,往往能让敌人一败千日。

承乾手中的龙纹黑漆缠铁马槊虽然价值千金,可跟席君买手中那把狰狞无比且还加大一号的陌刀相比,就显得过于秀气了一些了。

席君买提着陌刀就跟拎着把寻常横刀似的轻松。

可承乾却将马槊在手中一振,“你说的是有道理,但今日我绝不会让慕容承从我面前逃走!”

“传令,堵住谷口,一个也别想从我们阵前冲过去,除非踏着我们的尸体!”

“殿下!”

席君买握着陌刀有些焦急,“贼人若一心要逃,我们全力拦,只会鱼死网破!”

“不,孤这天网,疏而不漏,一条鱼都别想跑,更别想撞破孤的网。”

他将马槊往前一指,“谁若敢放跑了贼人,我就拿他问罪,谁若是能擒斩慕容承,孤赏他黄金千两,赐勋五转,赏侯爵,加官三级!若遇宣王,不许斩杀要活的······”

他望着席君买,“不要跟孤说那些什么利弊得失,孤今日就是要将他们全都歼灭,一个也不放跑。席君买,展现你本事的时候到了,孤与尔等得领一营,各守一段,谁要是守不住自己的阵线,到时唯谁是问!”

湟水东源的戈壁河滩上很宽阔,但也不只有几里宽,两面是起伏的群山,先前他们攻不进吐谷浑人军阵后的山谷,现在吐谷浑人要突围,也一样还得突破唐骑的这道防线。

虽然这边的谷口更大些,但也终究有些地形阻碍。

承乾不想放开口子,虽然放开口子,搞围三阙一,十里追杀,必能将吐谷浑这十几万人马杀个人仰马翻全军大溃,但慕容承一定会乘机逃掉。

这是他的目标,他看中的大鱼,要亲自拿下,到时押往洛阳,献俘阙下,送到太庙祭祀烈祖宗室。

“不要让孤失望!”

席君买又劝了几句,可承乾眼一翻,直接以马槊锋刃指向席君买,“再有多言,便以抗令不遵,动摇军心论罪!”

“赶紧回你阵前去!”

五个营一万骑,打了一天,此时伤亡只有数百,倒还是人马精神,士气高昂。

在承乾的威令之下,九千余人马,一字排开列阵,五营摆出了雁翅阵。

承乾亲领中军营,让旗手将他的大旗插在了雪地里,他策马横槊,在阵前咆哮,“旗在人在,旗在阵在,不许后退,不许放跑贼人!”

“孤就在这旗下,誓死不退。”

“弟兄们,生擒吐谷浑伪汗,建功立业,封妻荫子,升官发财的大好机会,就在眼前!”

“不退!”

太子骑在马上,在阵前来回轻驰呐喊。

将士们也被太子的这番豪迈之言激的亢奋万分,纷纷敲打着武器、盾甲等跟着齐声呼喊,大呼不退。

“孤与你们在一起,誓死守卫这道防线,守卫这面日月星三辰旗,绝不让任何吐谷浑贼子靠近它,不许它们触碰玷污它!”

“大唐万胜!”

承乾奋力的握紧拳头,狠狠的敲击着自己的胸甲护圆,发出巨响。

“万胜!”

“万岁!”

无数的骑兵跟着敲打着吼叫着,很快又有人再次喊出了太子万岁的口号。

士气如宏。

承乾骑马在阵前一遍遍的给将士们鼓劲打气,他的中军营只有不到两千骑,两侧还各有两营。

总共也不到万骑,但他们对面,将是十几万狗急要跳墙的吐谷浑人。

但承乾热血沸腾,丝毫不惧。

连续几场胜利,让他丝毫瞧不起这些懦弱的吐谷浑人,尤其是瞧不起那个慕容承。

他有着充足的自信,相信自己仅凭这一万骑,也能将这十余万人,封锁在这片山谷里,不让一兵一卒逃出去。

两山夹一谷,不算宽的河滩,但却也并不窄,数里长的宽度,就一万人防守起来还是有些难度的,而且他们没有半点营寨工事,这一战,必须硬碰硬。

若是侯君集的五万步兵赶到了,哪怕只来了两万,他也根本用不着半点担忧。

想到侯君集,承乾不由的有些恼,这个家伙平时溜须拍马倒是很厉害,想不到这关键的时候,却如此没用,到现在连人在哪都还不知道。

白雪覆盖下的戈壁河滩,都是些碎石,很平坦开阔,视线好,骑兵作战倒也还行。

听着战鼓如雷的响动着,承乾胸腔里的心也跟着有节奏的剧烈跳动着。

几层铠甲之下的承乾,已经经历过了战场生死,适应进来了。

他看到席君买在自己的阵前策马来回,高声喊话,挥着那把大号的陌刀十分显眼,也看到高侃、梁建方、高甄生三将同样在远处自己的阵前喊话。

一面面军旗树立在阵前,唐骑皆已上马。

太子要战,几位大将也只有战斗到底。

面对吐谷浑人骑兵的故意引诱,他们没有理会,慕容承还想派人引诱唐骑出击,让出谷口,好让自己逃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