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贞观俗人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1104章 金银岛(2 / 2)

一两银较之以前兑换铜钱,实际是贬值了,最早一两银比一千六百铜钱,现在只值一千二百五,还包含了铜料、工费成本等在内,实际也就约等于一千铜钱了。

相比下,倒是黄金反而大涨了。最早是一金值银五两,值钱八贯,而如今纯金银比价,已经是一比十三了,加工成金币虽然还是一比十兑换银元,但实际里面的金含量还是按那个一比十三来控制的。

如今一枚金币价值十贯铜钱。

金料价格持续走高,银价也是居高不下,大唐的金银开采量也是在逐年增长,但国内所需还是有些供不应求。

因此这些年,好多人跑到海外去收购金银运回大唐,倒卖赚钱,或者干脆就是跑到外面去探矿开采金银,只要有本事,不管是跟土人合作,还是自己挖,这都是一本万利的消息。

每一家找到金矿的,都会想办法尽量的保守秘密,绝不外泄。

刚才张超所说的日产三百两黄金的金矿,一年十一万两,运回大唐虽然不能私自拥有,得拿到朝廷这边兑换成钱币,可十一万两黄金那就是价值一百一十万贯铜钱啊。

现在秦琅却打算公布这个金矿的消息。

“你真是疯了。”

秦琅却只是嘿嘿一笑,“你只看到了眼前,没看到更远处。”

“什么远处?”

“金子只是死物,人才是最宝贝的,我希望放出金矿的消息后,能够吸引更多的人前往那边淘金,有了人,才会有一切,到时我们便能在那边建立起城镇,建立起工坊,甚至是耕种屯田等等······”

“等等。”张超叫停了秦琅,“那不过是海外蛮荒之地,离这里如此遥远,有什么可发展的,你还打算在那发展?哪不好发展,随便一个地方也比那种地方强啊,除了金子,那地方有什么,而金子虽多,可金苗就那几处,早晚会采光的,不值得啊。”

秦琅心想,我正是看中了那地方的遥远蛮荒啊。

中原大陆虽好,可这也是大唐。

就如福清,当初那边秦家过去的时候,还只是一群被隋朝远征流求后安放流求岛番的地方,一片蛮地,什么也没有。

虽然离福州很近,可当时整个福建也没几个官几个兵。

秦家在临清投入很大,建码头修港口,筑城垦荒,招募移民,修建工坊,硬是把临清建成了一个热闹兴盛的商港,把他变成了一个重要的香料加工中心,甚至造船产业也小有名气了。

但是呢,不出十年,朝廷便正式在临清设县,隶属福州,派来县令,甚至还在这里设了一个折冲府,各种摘桃子,秦家垦荒的那些地,也都丈量清点,登记入册了。

虽然说,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朝廷的做法也没错,但对秦家来说,终究还是有些咯应的。

最重要的其实还不是损失点钱财什么的,秦琅现在最需要的是一处安全港弯,为未来做准备。

所以他需要一处真正的世外之地,一处朝廷管不着的地方。

先前他也去过林邑,女王范琳对他倒依然还是很好,两人的儿子六郎也已经长的挺可爱,女王甚至也透露过让他就留在林邑,还说过让他做真正的摄政王什么的,可秦琅转了一圈还是回来的。

如今的林邑背靠着大唐,发展的倒是挺好,起码表面上是一派繁荣。

哪哪都像是小唐朝,但也正因为这,让秦琅觉得这里也不太安全。毕竟当初还是他下的命令,趁林邑内乱,不仅割走了岘港以北的数百里地,还把岘港给长期租借了。

连国都狮子浦边的秋水河心洲,都成了大唐的租界,那里现在到处都是唐商,上面建的跟中原城市没啥两样,无数的唐人生活在那里,南海水师甚至有补给港在那,水师的船经常在秋水河里游弋。

毫不客气的说,大唐如今真想颠覆林邑的话,那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。

“三郎,可那地方也太遥远了。”

秦琅笑道,“你不是说船队回来了吗,那你知道为何船队这次回来这么快,就是因为走了我之前让人打探的新航线,这条新航线可是让距离缩短了许多倍。”

“许多倍?”

“没错,其实啊,那里离我们真的挺近的,只是以前的旧航线太绕了。”

秦琅手上沾水在船板上画起一张简易的海图。

“这是福清,这是流求,这是广州,这是琼州岛,这是武安州,这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下龙湾神龙岛,你猜那处地方应当在哪?”

“不是一直往南吗,在南海深处?过了林邑继续沿海岸往南行数千里,过扶南之后,再折往东行,然后再南海群岛间穿行,最后一直到南海深处?”

“哈哈哈,错,大错特错了。”秦琅手上沾水,从他画的下龙弯位置,几乎是往东拉了一条横线过去。

然后在那里画了一个圈。

“这,就是那里了,金银岛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