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贞观俗人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720章 老马头(1 / 2)

老黄的那张马脸依然还是那么的长,人笑起来也依然十分的猥琐。

午后长安街上,老黄手里端着一杯美酒,目光打量着长安街。“离开长安才两三年,这里都已经完全大变样了,广运潭比寻常州城还热闹,长安城外还又胖了一圈关厢,更别说这长安城里的坊墙已经拆完了,六街成街市,太热闹了。”

“嗯,武安州这几年也应当变化挺大的吧?”秦琅也端着杯酒笑着说道。

“那就天壤之别了,北上之前,我还以有些沾沾得意,觉得武安州这两三年变化极大,回了长安能跟三郎你好好吹嘘一番呢,结果别提了。”

阿黄一身锦衣,腰间蹀躞带扣都是黄金的,一枚银鱼袋提醒秦琅,这已经不是昨日的那个老马头了,他是一位大唐的开国伯爵,还是武安州长史,同时也还是秦琅推恩再封的家臣。

这几年,他在武安州与秦用、秦勇三人替秦琅打理封地,秦用管的是卫国公国系统,担任国令,统领卫公三千封国军队。秦勇则任卫国公府长史,统领的是九百帐内和亲事府,阿黄担任武安州长史,统领三百封地亲军。

秦琅返京之后,武安州也并不太平,尤其是山里的山蛮,海岛上的岛夷,经常做乱,阿黄他们也几乎是月月征战围剿,做为武安州的长史,阿黄如今也有了一股子独镇一方的威严气势了。

不过回到长安,重面对秦琅的时候,他还是笑的那么猥琐,露出一口黄牙,只是过去缺了的门牙,此时换成了两颗金灿灿的大金牙,让他的猥琐里又加了几分俗气。

“辛苦你们了,一呆就是数年。”

阿黄呵呵一笑,大金牙直晃眼睛,“其实我早已经习惯并喜欢上那地方了,真有几分乐不思蜀的感觉了,要不是这次三郎点名让我回来,还还真不愿意挪窝呢。”

距离长安五千里之遥的武安州,虽然蛮荒落后,但阿黄却在那里有了妻妾,还有了儿女,这让以前飘泊孤零的他,重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。更不用说,秦琅还给他划了采邑封地,阿黄娶了谅山杨家的女儿,也建起了坞堡、庄园,种甘蔗,种棉花种稻子,甚至是伐木、采矿,阿黄如今也有了份自己的家业,还蒸蒸日上。

曾经的阿黄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,所以也没什么小心思,跟着秦琅身边挺自在潇洒的,哪怕在镇抚司任职后也授了爵位得了官,也一样还是呆在卫国公府。

武安州几年,白手起家,一点点的经营建设自己的封地,买奴隶,招移民,雇佣人,垦荒地、建庄园,开矿山,建作坊,如今的阿黄妻妾成群,儿女也生了好几个,日子真不一样了。

“我挺为你高兴的,阿黄。”秦琅当然也是知道留守封地那些人的变化的,阿黄这几年的变化他又岂不知道。但他很高兴看到这样的变化,阿黄是他过命的交情,当年洛阳是他拼死护卫着秦琅逃归长安,千里之路,一路逃亡,沿路乞讨,还下水摸鱼,上树捉鸟,草里撵过兔子,洞里掏过老鼠,经常饱一顿饥三餐的,有时为避追捕,饿的惨了,还只能沿途偷鸡摸狗啥的,没少被人追着打。

到了长安,阿黄也是忠心耿耿的跟随了他数年。

忠诚总应得到回报的。

阿黄一把年纪了,如今老了发二春,能在武安州安家落户,这是好事。他的封地很大,也正需要许多阿黄这样忠心可靠能干的家臣。

采邑封地是秦琅分封给他的,他的庄园矿山作坊等也是秦家帮着建立起来的,甚至还有不少在里面占了股。

再者,阿黄的采邑封地的税收上缴,秦琅本身也是能享受三分之一的,所以他自然愿意看到阿黄他们给封地带来的变化增长。

出了外城门,驶入城外关厢,这里是市井百姓们的聚居之所,越发的热闹。

“还是喜欢这里,不像那高高的城墙之内,到处都是那些铠甲锃亮的禁军和不良人。”阿黄道。

“那就下去找个地喝两杯再走,弄点下酒菜。”

两人都是挺随性的人,也不会嫌弃这关厢大多数店都是些小店,直接路边停了马车。

“小二,切两斤牛肉,再来两份水盆羊肉,再来两个小菜。”

店小二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,身上是打补丁的短衣,肩膀上挂着条毛巾,平时招待的也都是些进出城的车夫力工什么的,这简陋的小店什么时候招待过紫绯高官啊?

看着二人拎着坛上等的好酒过来,连平日里常说的那句本店谢绝自带酒水的话也不敢说了。

小声应诺一声,然后赶紧跑到后面去告诉掌柜的。

“掌柜的,财神爷到咱家来了。”

掌柜的正在给一个客人打酒,拿着竹筒从酒坛里舀起一筒子酒,然后倒入另一个碗里的竹筛子里,他们这酒是自酿的水酒,酒劲不大,而且杂质还多。酒液微呈绿色,里面还有许多酒糟渣子以及一些酒蚊子。

这种酒自然是难登大雅之堂的,但他们在这路边上开店的,尤其是面向的主要还是出入城的那些车夫、力工们为主,那酒还是得备上的,可那些苦哈哈也没几个钱,那些好酒自然喝不起,于是就喝这种绿蚁水酒。

一个钱一枚,还是不错的。

这酒本小利薄,可积少成多,却也是这店里最赚钱的了,他们店还是好不容易才申请到的自酿酒执照批文,否则苦是拿不到执照,就不能私酿,只能买别人家的酒,那样利润可就都让别人赚去了。

“咱们这小店,哪还能来什么财神爷?”掌柜的不以为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