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贞观俗人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399章 暗杀(1 / 2)

“岭南乱的太久了,陛下很不满意。朝廷需要的是一个安定的岭南,是一个繁荣的岭南。耿公,你是陛下所信任的臣子,在岭南又德高望重,实力雄厚,要发挥出中流砥柱的作用啊!”

秦琅说,“谈殿等只是岭南的井底之蛙,连夜郎的实力都没有,却也想学夜郎自大。耿公你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跟他们那些井底之蛙不一样,你看看如今之中原,是如何的强盛。”

曾经把杨广困在雁门数十天,朝不保夕差点被俘的突厥人,如今颉利大汗都已经向大唐称臣进贡了。

当年的始毕大汗之子突利小可汗,现在更是已经接受了大唐皇帝的册封,光明正大的接受金狼大纛,直接拉着自己统领的东部诸部,以及契丹、奚、霫、室韦等自称突利大可汗了。

漠北的铁勒薛延陀首领乙失夷男,也受封大唐册封的真珠可汗封号,在漠北树起了黑狼大纛。

西突厥的泥孰可汗和莫贺咄可汗还在内讧,大唐以天山南北为界为他们划分地盘,让他们共治,各称大汗,结果两位西突厥大汗也不敢有异议,虽然在西域依然各自攻伐,可起码,他们双方都还是共同上表称大唐天子为天可汗,朝贡称臣。

强大的大唐,虽然还未恢复到大业初那般的强大,可锋芒毕露。

“我可不敢称德高望重,更不敢说实力雄厚,我只是为朝廷守边而已。所谓十万之兵,那都是外面的谣传啊,卫公切莫相信。”冯盎淡淡的应道,“谈殿先前与宁长真背叛朝廷起兵,某等奉旨讨伐击败后,谈殿又不死心,暗里煽动罗窦二州垌蛮叛乱,攻击州县,劫掠汉民,实是罪不可赦。”

“我身为朝廷官员,也只能尽力而为,召集乡民义士,共击贼蛮。我等在岭南,盼朝廷天军如久旱盼甘霖啊。”

“从隋末到如今,岭南确实混乱太久了,断断续续已经打了十几年,百姓深受其苦。上次平叛乡兵义士们的赏赐也还没有定,伤亡抚恤也还没,现在谈殿又乱,岭南州县已经无钱再募集乡勇,也无钱再更换装备武器了。”

“事实上,朝廷要在岭南裁并州县,清民入籍,开征税赋,许多先前响应征召参与平叛的许多俚僚忠义,现在也多有怨言,表示不能理解,若是谈殿卷土重来,只怕将掀起一轮更大的叛乱!”

秦琅呵呵一笑。

这个冯盎,老江湖了,这个时候也知道说困难谈条件。

“耿公啊,二郎就亲自统领着五万冯家军,耿公手里也还五万人马,据说还随时能再征个十万不成问题,怎么就镇压不了叛乱?现在朝中可是不少人在说,这是耿公有意在养贼自重啊。”

话音虽轻,可暗藏锋芒。

冯盎面色不变,“我冯家一腔忠心热血,却被人如此诬篾,真是令人寒心齿冷。”

秦琅一笑而过。

旅贲护卫着一路抵达长安城下。

巍巍长安。

“耿公,与当年隋之大兴城时相比如何?”

冯盎来过长安数次,第一次来还是在杨坚仁寿年,不过那时,这座城不叫长安,叫大兴城。

后来也来过几次,再后来杨广继位后迁都洛阳,冯盎便陪侍洛阳,再没回过长安了。

一恍,也有十来年了。

隋大兴城,已经更名为唐长安城。

大兴宫,也改成了太极宫。

“当年我初次来此时,长安城的外郭城墙都还没有修建,只修了城门处。想不到,如今外郭城也修的如此完备雄伟了。”冯盎道。

“完备的可不止是外郭城,长安城现在已经恢复了开皇之盛了,数十万家,三市兴盛。”

冯盎站在南门前,感受着这五门洞正门的雄伟壮阔。

“耿公,刚听到一个消息,宁长真死了!”

冯盎一怔。

“死了?”

宁长真的死确实震惊了冯盎,这位可是宁氏的族长。宁家跟冯家一样都是中原南下岭南家族,在岭南都有二百年了。

家家祖籍河北冀州,是春秋著名的宁戚后代。在南朝宋明帝时,临淄地被北魏吞占,宁氏家族便随刘宋朝廷南下。而到了梁武帝时,宁长真的祖父宁逵出任定州刺史(玉林),总督南定等九州诸军事。

陈武帝时,迁安州刺史(后改钦州)。

宁家便从宁逵到宁猛力再到宁长真,从梁陈隋唐四朝镇守云开大山以西的钦州湾一带。

宁氏家族雄据一方,与中原王朝时即时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