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贞观俗人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340章 重生(1 / 2)

丰州城外,搭起了一座又一座牛皮帐篷。

反正现在丰州其它的玩意不多,但皮毛是最多的。秦琅与李大亮等一行巡视着这个赶工搭建起来的营地。

“准备了多少帐篷,有多少毯子?”

负责的是丰州商会的,他们按秦琅的要求承接了这座临时营地的建设,帐篷、毯子、被子等一应东西全都由他们负责,一顶帐篷将是一个临时的安置房,里面有标准化的生活所需用品,能保证回来的汉家儿女们能够有个温暖的家。

秦琅走进一个帐篷。

牛皮帐里约有十个平方左右,还算宽敞,中间有个火塘,可以生火,上面还配备了一口吊锅,能够烧水煮饭,围着火塘边,还有牛毛毡铺地,另备有羊皮羊毛毯子,东西比较粗糙,但都还比较干净。

“燃料呢?”秦琅问。

“燃烧用石炭,现在都在丰州仓库里,等人来了后,定量供给,保证取暖做饭之用。”商会的管事回答道,丰州商会接下的这个买卖,开价不高,但很认真在按要求做。毕竟商会是在秦琅的领导下,所以这单买卖不求赚钱,商会从其它地方赚的钱够多了,这单只是在做些有益的事,做些该做的事情,只要不贴钱进去就行。

“马上就会有同胞们到来了,所以大家要做好准备,不能等人来了,才发现这里没有那个缺少的。”

“我们一定做好!”

······

秦琅与秦大臣达成约定后,丰州城内的突厥贵人,也就是秦大臣家最先开始清点自家的汉人奴隶,然后向丰州都督府移交。

第一批三千汉家奴只带着身上简陋的衣物离开原主人。

秦琅站在都督府前,看着这些人,心情很复杂。

他们衣衫破烂,面容枯槁,经历过太多痛苦的事情。

“澡堂准备好了吗,水烧好没?澡豆准备好没,药粉准备好没?”秦琅一连询问许多。

管事连连点头。

为了今天这个接收,他们早就全力以赴准备了,修建了澡堂,男女各一座,还建了食堂,又准备了许多衣物等。

秦琅坐到一张桌子前,拿起笔,对排到桌前的那个老人问道,“名字,年龄,原籍何处,哪年被掳为奴········”

“阿勒,不,是赵贵,今年,今年二十七岁,原籍,原籍并州太原,我是在隋大业十一年八月被掳的,当时我是朝廷征召的民夫,为北巡的皇帝运送粮草,八月初八,始毕可汗突然率数十万骑谋劫圣驾,时雁门郡属城四十一,被陷三十九,我就是在雁门城下被俘的,算来,十三年了!”

赵贵永远也忘不掉那一天,忘不掉那让他坠落地狱的一天。

当时的他才十四岁,不过是个中男,却也被官府征发为北狩的皇帝运粮,本以为只要把粮运到雁门,便可返回家中,谁也想不到,告别家中年迈的母亲后,却再也没能回去。

转眼十三年了,他受尽了磨难。

秦琅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老人,看着起码五十多了,背佗起,一张脸全是皱纹,甚至大半头发都是花白的。

“还记得家中详细地址吗,当初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

······

赵贵不知眼前这位年轻人是检校丰州都督兼胜州都督、刺史,他还以为这个和善的年轻人只是丰州的一位大唐官员。

看着他身上的汉家衣冠,只觉得份外亲切。

“对不起,我们来晚了,现在你回家了。”秦琅对着赵贵行了一礼。

一句你回家了,让赵贵忍不住突然失声痛哭起来。

十三年的委屈,十三年的惶恐,十三年受过的鞭子棍棒,十三年来挨冻受饥,十三年来再无家乡父母音信,甚至十三年来他的家乡话都已经有些生疏了。

秦琅拍了拍赵贵,“兄弟,回家了。”

一枚写着并州赵贵的牌子系到了赵贵的脖子上,一位吏员过来领着他到一边去。

登记过后,便有人领他们去洗澡更衣。

一座很大的澡堂,里面有好多个大澡池子,里面都是热水。

吏员让他把身上的烂衣全都脱下来,然后到那池子里去泡。

“这池子里都是热水,且加了杀虫的药粉,你可在里面多泡会。”

赵贵有些机械的脱衣,打散头发,然后赤条条的走入那个热水池,水很暖和,暖和的让他想呻吟,多久没有享受过这种舒适的感觉了。

渐渐有更多人加入到热水池子里泡澡,大家互相打着招呼,询问着来自哪里。

泡了许久,身上的干结的灰尘死皮也终于开始松动,于是吏员让他们两两一组,相互搓洗干净。

干净的池水很快就黑如墨水。

赵贵身上被搓起一条条的泥,甚至搓成了泥球一个又一个。

等差不多将皮都搓下一层后,浑身通红的赵贵终于感觉轻松了许多,也舒服了许多,他感觉自己如同脱去了那层枷锁束缚,又重获自由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